《潘朵拉遊戲 I烈火洪流》─(1)

沒有Magic,只有Basic!【經理人月刊電子報】以實用易學滿足經理人的管理需求,讓你提升管理能力無負擔! 【旗標電腦知識報】提供最完整電腦知識,數位影像、網路技術、OFFICE系列等,不論入門或進階,都找得到!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
2015/12/07 第769期  |  訂閱/退訂  |  看歷史報份

故事甜甜圈
歡樂蘋果派
 
 
《潘朵拉遊戲I烈火洪流》
作者:多莉亞•史考特Victoria Scott 皇冠文化出版

飢餓遊戲+分歧者+……神奇寶貝?!
一本讓你更「饑渴」的奇幻冒險力作!
BookReporter網站狂推「非讀不可」!
AMAZON書店讀者4顆半星衝破極限好評!

硫磺浴血賽遊戲規則
聽到這個訊息的人,表示你已獲邀成為「硫磺浴血賽」的角逐者。
所有角逐者都必須在四十八小時內報到,以選擇專屬的「潘朵拉」同伴;如果未在四十八小時內現身,邀請即失效。
硫磺浴血賽將持續三個月,並且在四種生態系舉行:沙漠、海洋、高山與叢林。獲勝獎品是可以治癒任何人與任何疾病的「萬靈藥」。
但只有一個冠軍。

 
《潘朵拉遊戲 I烈火洪流》─(1)
 

第一章

要是我的頭髮再繼續亂捲亂翹,我就把它整個剃光光。

不然就點把火燒了它。

不管哪一種,可都省事多了。

我凝視池塘中自己的倒影,兩手梳過毀了我這一生的煩惱絲。有那麼一瞬間,我似乎贏了,栗色捲髮被收服。但等我一放下手臂,捲髮又彈回原處,樣子糟透了,我朝水面伸出沒做指甲美容的手指說:「我恨妳這張臉。」

「泰拉!」媽媽在我身後大叫:「妳在看什麼?」

我轉身,抓了一把頭髮,當作呈堂證物。

「很漂亮呀!」她說。

「都是妳害的。」我告訴她。

「不,妳的捲髮是遺傳自妳爸爸。」

「不過,是妳把我拖來蒙大拿這鳥不生蛋的地方,當成什麼變態實驗,就是要看看我會變多醜。」

媽媽倚著我們噁爛屋子的門框,幾乎笑了出來。「我們來這裡快一年了,妳到底要什麼時候才接受這是我們的家?」

我走向她,握拳往空中振臂一揮。「我會誓死抵抗到底。」

她臉上的皺紋加深了,我立刻後悔提到那個字眼。「對不起。」我對她說:「妳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──」

「我知道。」她說。

我踮起腳,親親她的臉頰,然後輕刷過她的身子進屋去。爸爸坐在客廳的木搖椅上,彷彿已活了兩百五十六歲似地搖呀搖。事實上,我認為他應該還年輕個那麼幾歲。

「嗨,爹。」我說。

「嗨,女兒。」他說。

自從媽媽堅持要我們搬離波士頓,來到這渺無人煙的地方,我就改口叫我爸「爹」。這個稱呼讓我想起那些古老的黑白片,影片中的女兒一律穿著可怕的洋裝,互相編織髮辮。他不太愛我對他的新稱呼,但時間一久就接受了他的命運。我猜他認為在我們搬來煉獄之後,就整體來說,我已經不算太叛逆了。

「今天晚上要做什麼?」我一股腦兒往地上一坐問道:「找間迷人的餐廳吃飯?去城裡看電影?」

爸爸撇撇嘴,很失望。

我也一樣。

「跟我說笑,假裝妳很開心。」他回答:「可真有趣極了。」

「話是看人說的嘛!」我嘖嘖作響。

他揮揮手要我走開,裝作自己是可以暢所欲言的一家之主。我大笑,因為才過了幾秒鐘,他就四處張望,看看媽媽有沒有聽見。

「我要回房間了。」我宣布。

爸爸繼續昏睡般地盯著窗外,我知道回到房間之後,這也是我即將展開的活動,但至少,我可以私下進行。

走在通往我個人土牢的狹窄走廊時,地板吱嘎作響,我在一扇離我房間不遠但不屬於我的敞開房門門外停下腳步,又情不自禁走向房內的床鋪,靠向他沉睡的身軀,檢查他是否還有氣息,這是我病態的例行公事。

「我還沒死。」

我往後跳,哥哥的聲音嚇了我一大跳。

「真可惜。」我說:「原本希望你嗝屁了,這樣我就可以得到比較大的房間。你知道,你可是占據了遠比你應得還大的空間。」

他轉身面向我,露齒一笑。「我看我大概是四十五公斤重。」

「沒錯。」

目睹柯迪生病,讓我好難受。對他粗聲粗氣,感覺也很不好,其實我真正想做的是,狠狠大哭一場,求他不要死。但他喜歡我們這樣拌嘴,說這樣會讓他覺得生活正常,所以我們就這麼辦。

「妳看起來好老。」柯迪對我說。

「我才十六歲。」

「快八十了。」他指著我的臉。「妳有皺紋耶!」

我衝去他梳妝臺照鏡子,然後聽見柯迪的床榻傳來笑聲,接著是咳嗽聲。「妳真是愛漂亮。」他對著自己的拳頭說著,胸膛劇烈抽搐。

「你這大壞蛋。」我走到他身邊,把那件沉沉的毯子拉到他下巴。「媽媽想知道你今天感覺如何。」我謊稱。

「好多了。」他也回敬我。

我頷首,轉身離去。

「告訴她別再擔心了。」他加上最後一句。

「我想她才不會當真呢!」

走回房間時,我仍聽得到他的笑聲,然後我關上門,雙腳跪了下來。我呼吸急促,他的狀況愈來愈糟了,我聽得出來,他的聲音顫抖,彷彿說話已耗盡他所有氣力。剛開始,只是體重減輕,接著是盜汗與雙手顫動。然後,好戲開始真正上場。癲癇、掉髮,有個星期三他先是語言不清,然後以星期五的昏迷收場,三天後才甦醒。媽媽說,這是因為他不想錯過美式足球比賽,倒不是說他還能打球,打球對他早已成了過去式。

現在,他變成了這副不斷假裝的模樣:假裝自己是會為了我的名譽揮舞右鉤拳的大哥哥;假裝是在達陣區舞動老爸教的勝利舞步的兒子;他還是那個不會安於只在賀卡上簽個名的傢伙;還是那個喜歡呼嘯玩著紅磚屋與車子,並直接張開大口從罐子吃起司醬的傢伙。

他還是我的哥哥。

但完全不是我原來的哥哥了。

我不知道為什麼媽媽認為這地方有幫助,一打醫生都找不出他的問題,她卻認為蒙大拿的「新鮮空氣」能有所作為。她在我們打包上搬家卡車時所顯現的眼神,仍在我心中縈繞不去,彷彿是在等待什麼。

或是逃離什麼。

我起身,走到窗邊。我聽見黃頭黑鸝在窗外鳴唱,在波士頓時,我鮮少注意到鳥兒這類的事。那時,我們住在已不再顯現赤褐色的赤褐砂石宅邸,兩戶人家外就有我的朋友,我們家擁有閃亮亮的三層樓空間,而且走路就能到餐館。

而這裡只有石頭,還有一條流經我家附近的無魚小河,天空完全沒有屋脊線,而且塞滿太多棉球般的雲朵。沒有鄰居,沒有同年齡的女生可以討論彩色緊身衣有多好玩,只有一條孤伶伶的道路從我家通往城鎮,看著這條路,我真想找根棍子綁上包袱,然後仿照遊民風格蹣跚而行。

高大的松樹圍繞著我們的房子,彷彿它們的工作就是讓我們遺世獨立,我幻想戴著曲棍球的護面罩,揮舞電鋸朝它們衝去,它們可能會拔根而起,把我當成蟲子捏扁我,再把我埋在它們盤根錯節的底下。

等我的時候到了,這就是我想離開的方式。

狠狠鬧他一場。

我推開窗子,探出頭去。我不惜一切,只求再一次見到我的朋友,或是做個指甲彩繪、好好吹整頭髮,吃個希臘沙拉。哦,該死,還有羊奶乳酪加上卡拉瑪塔橄欖醬。我繼續沉浸在自憐自艾的世界好一陣子,然後想起了哥哥,接著我又用了整整三分鐘,覺得自己像是全世界最大的混帳。

我們是為了他才搬來這裡,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,換得哥哥離開病榻,然後像兩年前的萬聖節那樣,在街上舞蹈;甚至只是完全不咳嗽地坐起身子一陣子。

我用雙脣發出噗噗聲,有如芭蕾舞者那樣旋轉身子。我轉呀轉,直到一切都模糊起來,等我停下動作,房間還是不斷從我身邊呼嘯而過,我發出錯亂的笑聲,而這就是我現在找樂子的方式。

我的視覺終於恢復正常,視線落到床上。

在我的白色棉被上,有一個藍色的小盒子。

『文章出處/資料提供:皇冠文化』

 
★ 看見不一樣的「南科」 小黑、幾米好療癒

台積電宿舍區濱湖雅舍前草原,有作家幾米「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望」為設計概念的裝置藝術,搭配木棧道和超療癒的貓造型,更是內行遊客遊南科必來之地。用心走一趟南科,顛覆對南科的刻板印象,一系列公共藝術裝置,讓南科正悄悄蛻變。 …more

★ 最奇幻的雜貨舖 高雄駁二「有酒窩的lulu貓」

「有酒窩的lulu貓」雜貨隱身於高雄駁二大義倉庫群,店裡陳列著各式各樣的文史、出版、攝影、公仔、藝術創作和收藏,從幼稚園到7、80歲的長者,都可以在這裡找到與生活經驗相通的視覺意象物件! …more

 

 
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

No comments have been made. Use this form to start the conversation :)

Leave a Reply